• 圖片2
  • 圖片3
  • 圖片1
當前位置:首頁 > 員工天地
歲月靜好如初見,檔案無聲抒華章(公司綜合管理部 郭琛琛)
2017-07-25  瀏覽次數:1549

  午后,品一杯清茶,看著陽光透過檔案室的窗格,交織在泛黃的紙頁上。光陰荏苒,塵封的往事被鐫刻的文字永久定格。如果說歷史是一條長河,那么我們,能否也可憑一己之力讓她泛起粼粼波紋?看得見的歷史,是那一座座的古跡名勝,仿佛夜晚的繁星,在歷史的天空中閃爍輝映;看不見的歷史,如這案頭的卷卷檔案,早已閱盡人間盛衰興亡,雖浩瀚奔流,卻能世代傳承……
  檔案,是一個人的記憶,記著記著,就多了一份人生的飽滿,多了一段美好的回憶。“門前老樹長新芽,院里枯木又開花,半生存了好多話,藏進了滿頭白發。”一首《時間都去哪了》,讓人仿佛一眼望穿了記憶。花隨風落,往事如煙,翻開個人的檔案,眼前是熟悉又遠去的小學、初中、師長、同學……都說逝者如斯,可逝去的又何止時光。二十多年前,小學班主任在泛黃破舊的紙頁上書寫的評語,卻怎就像在耳邊如此飽含深情的叮嚀?見字如面,從中學翻到大學,從學校翻到社會,檔案中一個個鮮活的面容,如影像般在眼前匆匆閃過。人生路上,聚散皆有緣,差點忘了還有這么多人需要銘記和感恩。
  檔案,是一個企業的記憶。記得有一篇報道,說是寧波有一座大橋前些年曾傳出一段佳話:大橋建成于1936年,承建方是德國西門子建筑公司。落成的頭一年就趕上了抗日戰爭,日本人的飛機把炸彈扔給了她。解放初,又遭到國民黨軍的轟炸。上世紀八十年代末,經橋梁專家檢查,大橋體檢基本合格,仍可使用。時光流逝,2007年,德國西門子公司給寧波寄來了售后信函提醒保護。在那封用中英文書寫的信中禮貌的提示,大橋70年的使用壽命已到,應對其進行精心保護。還說,如果修繕與維護措施到位,大橋仍然可以繼續使用。我不想贊嘆德國制造的神話,只是感慨經歷過二戰的西門子公司,在顛沛流離中還能如此保存企業的項目檔案,哪怕是一項遠在東方,甚至并不起眼的工程。故人已去,歷史塵封,就連當地人也大多不知這座橋的來歷。若非如此,誰又知道這橋何時建成?誰能想到這座橋還有檔案?誰又能料到70年后的售后服務呢?
  檔案,是一個民族和文化的記憶。都說歷史如長河,只能奔流入海,無人能逆流而上。通觀古今,也有不少文人墨客、帝王將相終其一生,只為求一個青史留名。置身現代生活的我們,不禁感慨于古人的追求。那個在竹片、絹帛上書寫的年代,能把名字寫在竹簡上成為歷史,是一種怎樣的志趣和情懷?黯淡了刀光劍影,遠去了鼓角爭鳴,留下的唯有檔案,她默默地見證著華夏大地的風起云涌。品茗之余,神游歷史長河,也可見一葉而知深秋,窺一斑而知全豹,又何嘗不是一場溯流窮源的時光之旅呢?民族的記憶,如此便呈現在了眼前。歷史的車輪,來不及思量卻早已匆匆而過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。少時的我,也曾同慨于的明朝楊慎《臨江仙》的蕩氣回腸……已然,檔案早已化作文明的載體,雋永著一代代被傳承的文化精髓和藝術創造。正如每一個人都是一滴水。那么,終于有幸成為這條長河的一份子的我們,便可一同流淌、傳承,書寫著歷史前行的華章。
  很榮幸,我的檔案記憶融入了公司的檔案記憶。從事檔案工作已有六個春秋。六年的時光,工作著,寂寞著,也美麗著,漫步于檔案的旅程,與她結伴而行……
  2011年,我開始接手檔案工作。想想那時,還是一個新手。收集、裝訂、整理、錄入、編目、歸檔,點點滴滴都是那么的具象。漸漸的,單位的檔案頁上留下了我的指紋,記錄著平凡人生的同時,也見證著企業的壯大和發展。
  整理檔案是慢工出細活,像極了在歷史的絹帛之中穿針引線,幾年來的檔案工作,特別覺得這項工作不僅是工作,更是一份藝術,就如同江南“盡穿紅絲幾萬條”的女功刺繡——眼明、心細、手勤。
  今年5月,公司遷入新的辦公地點,檔案室也要升級換代。感嘆春秋交替,歲月凋零,舊檔案室也終將成為過去,也要成為一宗檔案歸入歷史的塵封。過去,檔案都以紙質形式存放,管理借閱比較繁瑣。今年開始,檔案的數字化工作逐步展開。掃描、標識、查詢、存儲,一頁頁泛黃的紙張留下了永恒的影像,這些塵封往事仿佛被賦予了新生。從此,像嬰孩一樣被精心呵護的件件珍品不再是“孤本”,終于有了各自的孿生姐妹。紙質檔案也能穿越時空的羈絆,來感受這信息化的時代脈搏。此后,查詢、調閱、保存、管理也不再是難事,只需計算機輕松檢索,極大地提高了檔案的管理水平。
  歷史是白紙黑字的記錄,檔案是默默無聞的收藏。沒有歷史便沒有檔案,沒有檔案就沒有歷史,留住了檔案,就留住了歷史,從而使我們不斷追溯、反思,明察過去得失,設計錦繡未來……